走进青年程序员“码农”过了35岁还有价值吗

【聚焦·青年程序员】

穿格子衬衫、戴黑框眼镜,平日里不善言辞,只顾坐在电脑屏幕前“无情”地敲击键盘,偶尔还会对自己日渐稀疏的头发发出几声叹息——这是如今社交媒体上众多网友对程序员这个群体的刻板印象。对此,程序员也会自嘲式地自我解构——戏称自己为“码农”。

第三,新个体经济快速发展,开辟消费和就业新空间。自主就业、副业创新、灵活用工等生机勃发,进一步激发了市场主体创新、创业、创造的内生动力和创造活力。越来越多新兴个体经营者,依托互联网开展设计、生产、营销和服务,实现了自主就业和价值创造。以外卖配送、同城速递为代表的即时物流高速增长,规模已超过快递行业总量的四分之一。

本期“青年说”,我们一起走进青年程序员的世界。

早在互联网大潮来临前,就有人对程序员这一职业进行预言。1976年,美国未来学家丹尼尔·贝尔提出,信息劳动者将是后工业时代发展最为迅速的社会群体,因为社会生产实践正朝着越来越信息化的方向发展。本世纪初,互联网大潮正式登陆之时,印度社会学家达斯对这类新兴的互联网从业者也大加赞誉,称其为“新的中产阶级英雄”。

“行业内并非单纯从年龄来判断程序员的价值,更多的是综合考察其能力、经历、后续发展潜力以及过往贡献。”

但是,随着每年相关专业的应届生踏入社会,加之国内越来越多互联网技术培训机构不停地向市场输入人才,国内程序员的从业人数逐年上升,并且逐渐年轻化。正是如此,才会出现中国程序员已经“过剩”的论断。

据有关机构测算,数字化转型使相关制造企业成本降低17.6%,营收增加22.6%,物流企业成本降低34.2%,营收增加33.6%,成效非常明显。

徐光兴告诉记者,现在包括虎牙在内的互联网公司一般都会同时设置专业发展通道和管理发展通道两条路径。

近日,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国家发展改革委创新驱动发展中心、国家信息中心等机构深入研究,编制形成了《数字经济百项运用场景报告》。

1 只需“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敲代码”吗?

虎牙公司主播服务技术部副总经理徐光兴认为,程序员是一个较大的概念,根据工作内容的不同,大概分为几种类型——

第四,共享经济新业态不断涌现,创造生产要素供给新方式。共享生活应用场景快速普及,共享生态资料创业孵化平台协同制造平台等共享生产的应用场景不断涌现,数据要素价值创造对于生产力发展产生深刻影响。越来越多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围绕数据共创,构建形成互惠共赢的数字化生态。今年上半年,互联网数据服务收入同比增长14.3%。

3 中国的程序员群体已经“过剩”了吗?

李中杰认为,目前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越来越严峻,尤其是青岛市作为中国重要的海空入境口岸城市,客观上面临着新冠病毒持续输入的风险,压力非常大,后续还需要继续坚持“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防控策略,实施精准防控措施。

“程序员数量越来越多,但是好的程序员依然非常抢手。”徐光兴认为,互联网行业是高速发展的,如果程序员只局限在写代码上,那便没有核心竞争力,很容易被人替代,而“技术大牛”“程序高手”是不会存在“过剩”可能性的。

“支撑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的高层次人才和创新创业人才始终是社会迫切所需的,而程序员正是互联网时代技术创新的重要贡献者。”

“未来国家间的竞争是高新技术的竞争,需要大量的人才作为支撑。”田丰说,在某种意义上,程序员队伍的建设也是未来国家间竞争的人才储备基础。

但是,你真的了解程序员吗?程序员的日常就是不停地写代码吗?这行业是吃“青春饭”的吗?中国的程序员群体是不是已经“过剩”了?……各种关于程序员的话题、讨论、段子层出不穷,他们更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让大众对这个群体抱有强烈好奇心。

据统计,2019年全国电子商务服务平台交易额已达34.81万亿元。2011年-2019年,年平均复合增长率超过20%。

的确,“年龄危机”在这个行业中较为普遍,并且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计算机技术慢慢成为基础技能,这无疑为程序员这些互联网从业者们带来很大的竞争压力。因此,“不满足于基础的写程序”也成为越来越多一线开发工程师们转型的方向。

今年30岁的李楠(化名)为国内某知名大学的软件工程专业毕业生,后入职于广州某通信企业,成为一线开发工程师。他告诉记者,最开始的工作是负责日常的软件功能开发与维护,除了写程序,还要和产品经理进行需求的反复沟通以及磨合。在积累了几年工作经验后,李楠选择了转型。

他表示,将会同有关方面积极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加快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振兴实体经济,助力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完)

程序员的工作就是守着电脑不停地敲代码吗?王霄对于技术、产品以及相关业务有着综合性的理解。“现在的程序员只会写代码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沟通、项目管理、总结反思、培养人才、协作等综合能力。”王霄说,程序员这个群体的工作内容并非大众想象的那么单一,除了写代码,其内涵是非常丰富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田丰认为,就大众的生活而言,目前互联网的渗透率非常高,从孩童到老人,都使用智能手机上网,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场景会逐渐从生产科研等部门扩展到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互联网应用场景的增加,会使社会对程序员的需求也保持增长。

截至19日8时,青岛市在院治疗的1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危重型1例,重型2例,普通型8例,轻型2例,其中1例重型病例和1例普通型病例病情好转,其余病例均病情平稳。(完)

伍浩指出,当前,中国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主要有四方面发展态势:第一,线上服务新模式蓬勃兴起,激活消费新市场。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加速运用于生产、物流、零售、教育、医疗、城市治理等各个领域,极大方便了人们日常工作、生活,提高了社会治理和服务效能。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社交电商从业者规模达到4800万,从业人数同比增长58%。

李中杰介绍说,引发本次聚集性疫情的病毒来自境外输入,基于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线索和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比对结果,排除与此前中国国内发生其他地区本土疫情的相关性。

伍浩认为,新业态虽是后来者,但是依法规范不要姗姗来迟,要及时跟上研究,数字中国建设要坚持安全和发展同步推进。

“第一种是一线的开发工程师,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码农’,他们的工作主要以执行为主,完成功能的开发即可;第二种是架构师,除了执行外,还要理解业务、技术,能抽象出既满足业务又符合技术逻辑的架构;第三种是技术专家,技术专家一般会在相关领域有较深的积累和经验,例如人工智能(AI)、大数据等,具有一定的深度,能解决业务痛点、难点甚至是行业痛点、难点问题。”徐光兴说,以上三种程序员类型主要是聚焦技术本身,从深度上一层层地递增。第四种是技术管理,在技术深度的基础上拥有更宏观的视野,把握和理解公司战略,结合实际带领团队找到对应的业务技术方向。

“目前我的工作更倾向于项目经理。”李楠说,“我始终觉得,一个优秀的程序员不光是自己一个人闷头写程序,还要尝试着引导一个团队去思考,要在满足用户多样性需求的基础上,创造更多的社会价值。”从做一线开发工程师时起,李楠就一直在积累业务经验,努力提升自己在行业内的竞争力。

对于程序员群体的“年龄危机”,之江实验室人工智能社会实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平认为,程序员要走出个人职业成长的焦虑,一方面需要不断学习,在提升原有技术知识的同时,增加其他相关业务的能力;另一方面,可以带着数字赋能等互联网思维,发掘新的创业领域,实现“破圈”。

(本报记者 李睿宸)

作为当今最热门的职业之一,程序员的压力是如影随形的——漏洞(bug)找不到、数据平不了、需求够不着……这些事件都会在程序员的日常生活中反复上演,有人甚至将程序员的工作常态描绘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敲代码”。加之国内互联网企业“996”等事件屡屡登上热搜榜,程序员职业人群的生存状态和精神世界也逐渐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议题。

2 过了35岁的程序员,还有价值吗?

李中杰表示,本次聚集性疫情发生在特定场所,波及范围很局限。疫情发现的12例新冠肺炎病例均与青岛市胸科医院有关,其中7例为该院收治的结核病患者,3例为该院结核病患者日常陪护人员,2例为该院患者或护工的家属,未出现医护人员感染的情况。

“程序员过了35岁该何去何从”一直是个比较沉重的话题,甚至有人判断,一般国内程序员的“寿命”在20~35岁之间,超过35岁就很难继续从事开发工作,随之会面临淘汰、裁员的窘境。

“自认为写得很完美的代码,却在运行时总有大大小小的bug,这大概是每个程序员最郁闷的时候。”王霄(化名)在福建一家海运公司从事后端程序员的工作。从2012年毕业至今,他已先后任职于几家软件开发公司,既有创业公司,也有大型互联网公司。王霄坦言,作为一名程序员,烦恼有之,但更多的是享受与热爱,特别是看到一串串代码经过自己的编排和组合后,变成真正“会跑会动”、会给人们带来便捷生活的应用时,这种满足感是溢于言表的。

李中杰称,此次聚集性疫情病例发现非常及时,发现后处置迅速,未引发大范围社区传播。青岛市在确诊病例发现的1天内,快速锁定了本次聚集性疫情的发生地,发现病例后的2天内迅速识别和隔离了所有12名病例,这有效防范了疫情后续传播的风险,阻断了疫情进一步向社区传播。

在创新驱动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背景下,支撑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的高层次人才和创新创业人才始终是社会迫切所需的,而程序员正是互联网时代各种技术创新的重要贡献者。

如今,互联网行业无疑是程序员最集中的领域,几乎所有互联网技术都由程序员创造和驱动,例如那些已经深度参与人们工作生活的手机应用程序(App),其顺畅运行的背后都是一串串由程序员写就的代码。数字技术的落地、人们的数字生活体验已经离不开这个群体。

统筹策划 光点工作室

“程序员只会写代码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沟通、项目管理、总结反思、培养人才、协作等综合能力。”

“近几年,虎牙公司每年都会组织技术核心人员去国外交流学习,像亚马逊、谷歌这些互联网企业的很多工程师都会干一辈子,即使是年纪很大的技术专家依然在激情十足地敲着代码。”徐光兴认为,只要保持紧跟技术前沿的热情和持续学习的心态,35岁并不能限制技术人员的发展。

“我们仍处于数字技术革命的进行时,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的发展还有相当多的技术红利,亟待应用于经济社会的多个领域和场景。劳动力市场不仅需要传统意义上的程序员,也需要从事具体业务工作领域的人员,只有掌握一定的编程技术,才能极大地提升工作效率。”王平说。

事实上,在互联网公司,程序员的上升发展路径并非死胡同。“有的走专家路线,也就是往工程师、架构师、专家方向发展;另外也可以走管理路线,实现业务价值,我现在就是更多地往管理上转型。”李楠说。

“如果喜欢专注于技术,不希望精力分散,那就可以走专家路线;若是喜欢与人协作、带领团队、关注业务,不局限于某个细分技术领域的话,就可以让渡一部分研究技术细节的时间去做管理工作。”徐光兴说,行业内并非单纯从年龄来判断程序员的价值,更多的是综合考察其能力、经历、后续发展潜力以及过往贡献。

第二,产业数字化加速转型,壮大实体经济新动能。新冠肺炎疫情使企业数字化转型从可选项变为必选项,“上云用数扶智”行动将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引项深入,推进生产、管理、服务等环节的创新重构。产业互联网、智慧园区、智能仓储、个性化定制生产等初具规模,为实体经济注入强大新动能。